位置: 主页 > 财经报道 > 宏观角度 > 正文
同业链条缩短 融资实际成本可控
来源:中国企业新闻网       时间:2017-10-11 09:50
对于银行而言,2017年尤其需要智慧来化解各种变化带来的难题。一方面是监管趋严,行业大检查背景下合规压力增大;另一方面,从资产荒到流动性紧张的迅速转化,银行流动性管理压
  对于银行而言,2017年尤其需要智慧来化解各种变化带来的难题。一方面是监管趋严,行业大检查背景下合规压力增大;另一方面,从“资产荒”到“流动性紧张”的迅速转化,银行流动性管理压力陡增,且利润压力摆在眼前,业务转型和人才培养迫在眉睫。
 
  “从银行的角度来观察,还是处在去杠杆过程中,特别是对房地产行业,以及地方政府负债。”某华南股份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 
  8月18日,银监会审慎规制局长肖远企在通气会上表示,同业资产增速由正转负,截至二季度末减少5.6%。
 
  种种迹象表明,银行今年的“资产回表”趋势明显:类信贷“非标”缩量,信贷保持高速扩张。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,贷款利率有所上升,但同业嵌套的情况正在逐步缓解,长远来看,有利于融资成本的控制。
 
  包括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在内的多名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行内就优化信贷结构,主要是对信用卡和消费类信贷产品提供了较大的支持。“其实现在银行的零售转型,主要就是针对个人的高收益业务,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大了之后,银行也会更多地参与合作。”某股份行华南区人士表示。
 
  银行启动压缩非标?
 
  “行内对信贷还是非常重视的,但是类信贷资产严控增量,包括之前很火的PPP基金等,很多储备项目已经做不了。”某国有大行人士同时透露,该行要求今年下半年适度压缩非信贷资产增量1000亿-1500亿元。
 
  所谓非标资产,全称是非标准化债权资产。根据银行1104非现场检查相关理财报表G06表对非标的列举,包括:票据类、信用证、信托贷款、委托贷款、信贷资产转让、收益权/受益权、委托债权、应收账款、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、私募债券和其他。简单理解,非标的主要构成,即类信贷资产。
 
  最大的两块非标资产来自政府部门和房地产行业。今年以来,财政部联合其他部门先后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》(预财[2017]56号文)和《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》(预财[2017]78号文),为政府违规举债带上了紧箍咒;另外,去年以来,金融监管部门和各地政府密集发文限购限贷,以及打击开发商违规土地融资行为,因此与上述两个行业相关的融资热度都有所下降。
 
 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(BIS)的统计,中国企业的负债率无论是和新兴国家还是G20成员国家相比,都处于高位。
 
  截至2016年末,中国非金融部门(包括政府、家庭和企业)负债占GDP比重为257%,同期新兴市场和G20的比重分别为184.3%和236.5%。其中,中国非金融企业负债占GDP比重为166.3%,同期新兴市场和G20分别为102.1%和91.1%;中国私有非金企业负债占GDP比重为210.6%,同期新兴市场和G20分别为137.8%和149.8%。
 
  压缩非标,除了少做增量,另一手段是将非标资产转化成标准化资产。
 
  今年以来,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(简称“银登中心”)可谓“生意火爆”,银行非标转标需求十分旺盛。多名银行资管部高管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今年的重要任务是让资产“流动起来”,重点是能够实现非标资产转标。
 
  “在银登中心挂牌只是其中一种方式,近期北京金融交易所的债权融资计划也比较火。”某股份行资管人士表示。
 
  银行缺存款,贷款利率上升
 
  今年与去年最大的不同,体现在项目满地,资金紧张。除了政策方面有意降低地方政府和房地产行业的负债率,从银行角度,另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银行“流动性紧张”。
 
  “行里面缺少头寸,不管是表内贷款还是表外类信贷投放,价格都涨了很多。”上述某股份行对公人士举例道,该行目前央企贷款利率至少上浮基准20%,房地产企业贷款利率一律上浮50%以上,股票质押业务利率在7.8%-8%,定增配资因为政策原因已经基本不做。而在接近年中时,另有某华北股份行对公人士表示,该分行当时所有投放贷款利率至少基准上浮30%。
 
  央行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,6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.67%,同比上升0.41个百分点,比3月上升0.14个百分点,比上年12月上升0.4 个百分点。其中,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.71%,比3月上升0.08个百分点;票据融资加权平均利率为5.39%,比3月上升0.62个百分点。个人住房贷款利率略有上升,6月加权平均利率为4.69%,比3月上升0.14 个百分点。
 
  银行头寸紧张和为了维护银行自身流动性的关系密切。据某国有大行人士透露,该行上半年司库亏损超预期,特别是为了MPA和LCR达标付出了很高的成本。
 
  事实上,仅从资产收益率来看,政府类产业基金和PPP基金本身也并不算高。该类资产动辄上亿,乃至百亿规模,对于目前很多银行而言已“吃不消”。
 
  “年初的时候年化收益大概在4.5%-5%之间,浮动定价是根据基准利率来的,所以基准利率不动,其实利率也不会动。对于银行来讲,主要是看整体的一个收益,包括带来的存款等。”某城商行资管部人士表示,今年市场迅速从“资产荒”向“流动性紧张”切换,也导致很多银行“没钱”再收入PPP项目。
 
  缩短链条长期有助于降低融资成本
 
  虽然今年资金价格明显上涨,贷款利率随之有所上行,对于实体经济而言,直接来看融资成本有所提高;但另外一个正面的趋势,是金融同业链条正在缩短,长远来看,这也将有利于实体融资成本的控制。
 
  8月18日,银监会审慎规制局长肖远企在通气会上表示,银行同业资产和负债双双收缩,为2010年以来的首次。同业资产增速由正转负,截至二季度末减少5.6%。
 
  另外,央行统计显示,委托贷款同比明显少增。截至6月末,委托贷款增加5988亿元,比上年同期少增4477亿元。
 
  “委托贷款现在我们自发性的已经做得很少了,基本上委托贷款就是一种手段,以前很多是资管计划没有放贷资质,找银行过一道。”前述某股份行对公人士表示。
 
  多名受访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今年银监会下发“三三四”专项检查以来,银行同业业务不管是从内部合规还是风控角度都有所收紧。
 
  某长三角地区城商行就在金融市场内部培训中强调,要严格执行统一的合作机构名单、产品投资目录,严禁与不在名单的机构开展合作,严禁同业投资多层嵌套。
 
  嵌套情况有所缓解的同时,整体而言,贷款增速仍较为强劲,且结构也在发生变化。
 
  央行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,2017年以来,月度贷款增量均在万亿元以上, 上半年增量和6月份增量还是历史同期最高水平,若考虑地方平台存量贷款置换因素,实际贷款增加更多。
 
  整体来看,截至今年上半年,个人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3.9%,非金融企业及政府贷款余额同比增长8.5%,非金融机构贷款同比则下降了19.7%。
 

责任编辑:小七

【字号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  
Copyright(C) 2006-2013 CHINAEN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投稿邮箱:chinacenn@163.com  咨询QQ:1371847875 
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2号   京ICP备13042652号-4